难以下咽的橘汁儿

hi u guys I am a fucking orange juice.

✨charlieputh✨

群里老司机一起飙车注意!!

自然段谁写的就不标了下方艾特注释!!
顺便后面的车几乎全是饭团爹开的!!给太太笔芯!!

    “海盗的命?指什么?在海上撩了无数男人,然后把他们丢给海军或者穿衬裤的女子,自己再舍身而退么?”杰克转过头去,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坐了下来。
    “ohh,Turner 坏小子,我认得你,”Jack喝了口手中的酒笑道“你…你以前才这么大”他用手比在自己的胸口,又眯着眼前确认了一会儿。“不…有这么大。”他把手比在自己的额头前边
     Will眯着眼睛,看着对面的人咽下酒时的喉结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”Jack嬉皮笑脸的笑了几声,猛灌下一口朗姆酒,起身走向了Will“小屁孩,我没太明白你的意思啊。”说着他把一只手放在Will的肩头上,另一只则拉起那人的手放在自己腰上“要表达什么用行动吧?不过我可懒得动”
    Will掏出腰间放满金币的钱袋砸在了吧台上“什么也别问,给我找个安静的空房间。”转身拉过脸上带着笑意的Jack上了楼。 操,他要是敢开口嘲弄我,我就用这把枪指着他的嘴,让他再也不能叽叽喳喳的乱叫!小铁匠在心里这么想。“我们的小Will可真是听话,不过难得的一天不去找伊丽莎白却来找这个海盗…”Jack放下了手里的rum,两只手臂随着他刻意在海盗一词上加重的腔调摆来摆去。得意分明写在脸上,然而他完全没有料到迎接他的是一把黏糊糊的枪。“闭上你那该死的嘴,Jack 你每次都非要把我气得面红耳赤你才开心是吗? ” “跟着一群海盗混了多年的老实人will学会骂脏话了”Jack 含着枪管戏谑到,抢着在will进行下一步动作前 左手扶住枪身,又伸出舌头,把枪管到枪口舔了个遍,但那双琥珀色眼睛却死死地盯着will涨红的脸  我们伟大的Jack 船长总是能随机应变 保住自己的小命不是吗?
      “so……小Will,你想对我做什么?”Jack故意的躲过wil的视线,低下头对着他舔的沾满水痕的短枪说。“这简直硬的像一把枪。”
      Will的脏话哽在喉尖。
     “Jack,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的硬得像的一把枪。”
       Will把Jack拦腰抗着上了二楼,他分不清现在怒火还是欲火更多,实际上他只有这个晚上了。
该死的Jack Sparrow。
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Will……”Jack嘟囔着,说着模糊的梦话。
亦或者,他在躲避着,用着非常傻逼的装醉。
“Jack……”Will抚摸Jack的脸颊,即使Will刚刚把jack放在床上的上一刻还在考虑如何操他的屁股。海盗毫无规律的生活让Jack的屁股上并没有几两肉,但这并不能阻止Will。
    修长的手指扣住了海盗的腰带。
“是你邀请我的,Jack,另外你的装醉把戏非常烂。”
Will扯断了那缠绕在一起的破布,还更多的破布。
挣扎的Jack,被双手按在床上的Jack。
“操你全家,铁匠!”给了Will一个头槌的Jack。
这才是Jack Sparrow,Will心情愉悦的像是百灵鸟在他耳边啼叫,抹去鼻腔里流出的粘稠,但是海腥味他的嘴里泛开。
     Will有一瞬间以为他还是人类,直到他从嘴里吐出一个贝壳。
     “是你引发这一切的,Jack。”
他们互相撕咬,舌吻,嘴里不停地骂着对方,海的咸腥混着严重的汗酸和各种乱七八糟的味儿,在他们的鼻腔里混合吸进肺里,实际上更多的是Jack在呼吸这令人难以忘记的气味。
   “给你个好意的提醒,小Will。”Jack仰着脖子,Will的牙齿在Jack的小胡子旁轻咬。
“ Elizabeth有没有告诉你的吻技烂的像妈妈吸奶?”
回应Jack的是他的乳尖被人掐的生疼,还有Jack被亲的晕乎大意下失守屁眼贞操。
“唔……wi……”
     Jack想彪脏话。
     Will的手指节上有层厚厚的茧,即使泡了那么久的海水,粗糙的指腹磨擦着Jack唯一细腻的肠壁,仍然会让Jack哼出Will想要的叫床声。
    Jack的体内干涩而紧致的窒息,Will只稍稍的对Jack绅士了会,他抽出了被肠壁紧咬的食指,向掌心里吐了口吐沫,更可能是海水。
“I'm fucking you ,Jack。”

@Flippy?Fliqpy!/刀
@WinterKills
  @咸菜饭团
最后艾特个我自己
车开到一半hhh不过会接上的
就这样√
顺便群宣√
644533301欢迎来敲门√

评论(6)

热度(107)